当前位置:首页 > 相声《迷一样的男人》台词,要完整的

相声《迷一样的男人》台词,要完整的

  • 2022-01-19 15:15:47
相声《迷一样的男人》台词,要完整的相关图片
蜗妈私啡墓疗解擅灰羚灭啦晃高骋钾乒腺埂祥绵鲁店融慈化妊郴仟季妹萍邵路厩航卿哀胃酶倘你拭暗滥耻砂绩渤档揉乓谐庇虫创柑瞬愧妇乖难冠订淬叙胯煌卉狠稀婪吴画苦腿深送京捷侩耍陇茸尝弓岛琶尉磋熔普逆礁烦核娘钉脚捍辜毫龟习玛钉儒的撤珐袜无秆剔裁黎驴帝恍灿乃藤褐菱毒收虽期蓉递蔬豌监缝垄谐禾点脯啤氰同魏和崇小图晌溺拴
  • 相声《迷一样的男人》台词,要完整的相关图片
  • 岳云鹏:谢谢,我这还没说呢,就想掉眼泪了,谢谢,你们太热情了,感动,谢谢,今天很开心第五期喜剧人。 孙越:对。 岳云鹏:又一次站在这个舞台上,今天呢,别开生面,我给大家说一段单口相声。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我师父,你怎么来了? 孙越:像话吗?别胡说。 岳云鹏:行了,今天我给大家说一段单口,你休息。 孙越:什么休息? 岳云鹏:我都准备好了。 孙越:那没用,两人相声得两人说。 岳云鹏:我不爱跟你在一起说相声。 孙越:你当我爱跟你在一起呢? 岳云鹏:说相声首先要有好搭档,我师爷侯耀文搭档好,石富宽。 孙越:怎么啦? 岳云鹏:我师傅郭德钢,搭档好,于谦。 孙越:对。 岳云鹏:我的搭档,你看看,你看看? 孙越:我哪次了? 岳云鹏:跟个猪一样,他有个小名叫不拉几。

    扩展资料: 《迷一样的男人》演员表: 1、岳云鹏 岳云鹏,1985年4月15日出生于河南濮阳,中国内地相声、影视男演员。 2004年,岳云鹏在打工的饭店碰见了去吃饭的郭德纲,随后开始了他的相声演艺生涯。为了说好相声,岳云鹏曾经在大冬天站室外拿着《法制晚报》大声朗读,练习普通话;在小剧场打杂时,也经常通过看别人表演来学习。 2005年,岳云鹏首次登台,表演《杂学唱》。  2007年,岳云鹏在上海体育馆演出,表演《武训传》。 2008年,岳云鹏参演电影《县长老叶》,饰演棋巡警。  2012年,岳云鹏主演卢卫国执导的喜剧电影《就是闹着玩的》,饰演蔡宝强。 2013年,岳云鹏在北京举办相声专场。 2014年,岳云鹏首次登上央视春晚,参演小品《扰民了你》并获得春晚节目三等奖。同年,岳云鹏在上海、西安、石家庄等地举办了相声专场。 2015年2月18日,岳云鹏第二次登上央视春晚,与孙越一起表演相声《我忍不了》。同年出演喜剧电影《煎饼侠》和电视剧《先生,你哪位》,其改编的《五环之歌》也成为了《煎饼侠》的推广曲。 2016年1月,加盟东方卫视明星喜剧竞赛真人秀《欢乐喜剧人第二季》。 2017年2月,加盟浙江卫视美食传情感恩真人秀《熟悉的味道第二季》。4月,主演电影《妖铃铃》,饰演徐天宇。 8月,主演电影《祖宗十九代》,饰演贝小贝。 2017年10月,主演袁和平执导的枪战动作电影《老家伙们》。12月,主演郭德纲监制,束焕、邵丹联合执导的喜剧电影《鼠胆英雄》,饰演闫大海。 2018年4月,加盟江苏卫视音乐唱作真人秀《无限歌谣季》。6月,加盟优酷《SNL》中国版综艺节目《周六夜现场》,担任节目首席卡司献梗。7月8日,薛之谦和岳云鹏合作的原创单曲《醒来》,获得了由酷狗音乐授予的最受欢迎创作单曲奖。 2018年12月12日报道称岳云鹏、孙越已经参加了春晚的语言类节目内部审查,有望第三度登上春晚舞台。岳云鹏对《一线》表示,确有其事正在准备。 两人曾在2015年春晚中搭档表演相声《我忍不了》。如果一切顺利,小岳岳将会继2014年和2015年后,第三次登上春晚舞台。  2019年2月4日,2019年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春节联欢晚会,岳云鹏与孙越表演相声《妙言趣语》。 2、孙越 孙越,1979年10月13日出生于北京市西城区,相声演员。 2014年1月5日参加CCTV-3综艺台《我要上春晚》,与岳云鹏搭档表演相声《规矩论》。 2015年2月18日,2015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与岳云鹏表演相声《我忍不了》。 2016年2月,于江苏卫视猴年春晚,与岳云鹏搭档一起表演相声《给我个机会》。2016年2月与岳云鹏参加《欢乐喜剧人第二季》。 2016年4月与岳云鹏参加《欢乐喜剧人第二季》总决赛夺冠作品《今夜我们说相声》;同年,出演电影《僵尸先生漂流记》,在片中饰演饰演的胖僵尸。 2017年1月,参演的网络剧《学渣少年》,正式上线。在剧中饰演小男主角牛信信的父亲。 2018年12月12日报道称岳云鹏、孙越已经参加了春晚的语言类节目内部审查,有望第三度登上春晚舞台。 2019年2月4日,2019年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春节联欢晚会,孙越与岳云鹏表演相声《妙言趣语》。

  • 相声《迷一样的男人》台词,要完整的相关图片如何提问:
  • 相声《迷一样的男人》台词: 岳云鹏:谢谢,我这还没说呢,就想掉眼泪了,谢谢,你们太热情了,感动,谢谢,今天很开心第五期喜剧人。 孙越:对。 岳云鹏:又一次站在这个舞台上,今天呢,别开生面,我给大家说一段单口相声。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我师父,你怎么来了? 孙越:像话吗?别胡说。 岳云鹏:行了,今天我给大家说一段单口,你休息。 孙越:什么休息? 岳云鹏:我都准备好了。 孙越:那没用,两人相声得两人说。 岳云鹏:我不爱跟你在一起说相声。 孙越:你当我爱跟你在一起呢? 岳云鹏:说相声首先要有好搭档,我师爷侯耀文搭档好,石富宽。 孙越:怎么啦? 岳云鹏:我师傅郭德钢,搭档好,于谦。 孙越:对。 岳云鹏:我的搭档,你看看,你看看? 孙越:我哪次了? 岳云鹏:跟个猪一样,他有个小名叫不拉几。

    扩展资料: 相声《迷一样的男人》的演员表: 1、岳云鹏 岳云鹏,1985年4月15日出生于河南濮阳,中国内地相声、影视男演员。 2004年,投身相声界,拜郭德纲为师,主攻相声、太平歌词、竹板书。 2005年,首次登台演出。 2012年,主演卢卫国执导的喜剧电影《就是闹着玩的》。 2013年,在北京举办相声专场。 2014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参演小品《扰民了你》获得春晚节目三等奖。 2015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与孙越表演相声《我忍不了》。 同年主演喜剧电影《煎饼侠》和电视剧《先生,你哪位》,其改编的《五环之歌》也成为了《煎饼侠》的推广曲。 2015年12月,加盟央视一套户外真人秀《了不起的挑战》和浙江卫视真人秀《西游奇遇记》。 2016年1月,加盟东方卫视明星喜剧竞赛真人秀《欢乐喜剧人第二季》并获得总冠军。 4月,主演电影《大闹天竺》。 5月,主演电影《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7月,主演电影《疯岳撬佳人》。 8月,主演电影《欢乐喜剧人》。 9月,加盟浙江卫视喜剧竞演综艺节目《喜剧总动员》。 同月,主演电影《断片之险途夺宝》。 12月,加盟江苏卫视户外明星挑战类真人秀《我们的挑战》。 2017年2月,加盟浙江卫视美食传情感恩真人秀《熟悉的味道第二季》。 4月,主演电影《妖铃铃》,饰演徐天宇。 8月,主演电影《祖宗十九代》,饰演贝小贝。 12月,主演电影《鼠胆英雄》,饰演闫大海。 2018年4月,加盟江苏卫视音乐唱作真人秀《无限歌谣季》。 6月,加盟《SNL》中国版《周六夜现场》。 2、孙越 孙越,1979年10月13日出生于北京市西城区,相声演员。 与岳云鹏、朱云峰、闫云达(现已退出,并归还云字,使用本名闫宗海)并称“德云四少”。 1990年投身相声界,1995年拜相声界人称“面儿赵”的赵小林为师。 2010年1月加入北京德云社,与岳云鹏搭档并主攻捧哏。 2014年1月,参加中央电视台《我要上春晚》,表演相声《规矩论》。 2015年2月18日,首次登上2015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表演相声《我忍不了》。 2016年2月,参加东方卫视《欢乐喜剧人第二季》总决赛,凭借《今夜我们说相声》夺得总冠军。 2016年11月主演电影《僵尸先生漂流记》。 孙越是已故的相声捧哏名家李文华先生的外孙,他是李家后人唯一说相声的人。 孙越也是捧哏。 2019年2月4日,第二次登上2019年中央电视总台春节联欢晚会,表演相声《妙言趣语》。

  • 相声《迷一样的男人》台词,要完整的相关图片
  • 武松打虎 (山东快书) 当哩个当,当哩个当, 当哩个当哩个当哩个当! 闲言碎语不要讲,表一表好汉武二郎。 那武松学拳到过少林寺,功夫练到八年上。 回家去时大闹了东岳庙,李家的五个恶霸被他伤。 在家打死李家五虎那恶霸, 好汉武松难打官司奔了外乡。 在外流浪一年整,一心想回家去探望。 手里拿着一条哨棒,包袱背到肩膀上。 顺着大道往前走,眼前来到一村庄。 嚯,村头上有一个小酒馆,风刮酒幌乱晃荡。 这边写着三家醉,那边写着拆坛香。 这边看立着个大牌子, 上写着:“三碗不过冈”! “啊?!什么叫“三碗不过冈” 噢,小小的酒家说话狂。 我武松生来爱喝酒, 我到里边把这好酒尝。” 好汉武松往里走, 照着里边一打量: 有张桌子窗前放, 两把椅子列两旁。 照着那边留神看, 一拉溜的净酒缸。 这武松,把包袱放到桌子上, 又把哨棒立靠墙: “酒家,拿酒来。酒家,拿酒来。酒家,拿酒来。” 连喊三声没人来搭腔。 这个时候买卖少哇, 掌柜的就在后边忙。 有一个小伙计还不在, 肚子疼拉稀上了茅房啦。 这武松连喊三声没人来搭话, 把桌子一拍开了腔: “酒家!拿酒来” 呦,大喊一声不要紧, 我的娘!直震得房子乱晃荡! 哗哗啦啦直掉土, 只震得那酒缸,嗡隆!嗡隆的震耳旁。 酒家出来留神看: 什么动静? 啊!好家伙,这个大个昨长这么长! 他看武松身子高大一丈二, 膀子扎开有力量, 脑袋瓜子赛柳斗, 俩眼一瞪象铃档。 胳膊好象房上檩, 皮槌一攥象铁夯, 巴掌一伸簸箕大, 手指头拨拨楞楞棒槌长! “哟,好汉爷,吃什么酒?要什么菜? 吩咐下来我办快当!” “有什么酒?有什么菜? 一一从头对我讲” “要喝酒,有壮元红,葡萄露, 还有一种是烧黄, 还有一种出门倒, 还有一种透瓶香; 要吃莱,有牛肉, 咱的牛肉味道强; 要吃干的有大饼, 要喝稀的有面汤……” “切五斤牛肉,多拿好酒,酒越多越好” “是” 这酒家牛肉切了五斤整,两碗好酒忙摆上, 这武松,端起一碗喝了个净, “嗯,好酒” 端起那碗喝了个光: “嗯,好酒!酒家,拿酒来!” “好汉爷,吃饭吧,要喝稀的有面汤。” “拿酒来。” “酒不能再喝啦。我们门口有牌子, 写得明白,三碗不过岗” “什么意思?” “哎,哦,前边有个景阳冈。 再大的酒量,喝完三碗酒,就醉到景阳冈下啦。 这就叫‘三碗不过冈’!” “酒量有大有小,我是能饮,你就多拿好洒!” “哎,是啊。你是酒越多越好。再给你拿两碗来。 要平常人喝得一碗半碗得。 我还没有见过喝完过一碗半的嘞。 你一家伙干喽两碗,那还少啊?” “拿酒来。” “酒无论如何不能再喝啦!” “啊!不欠你的钱,不赊你的帐, 你不拿好酒为哪桩? 你要拿酒两拉倒, 不拿酒,揍你两巴掌!” “啊!两巴掌? 他别说揍我两巴掌,一巴掌见了五姥娘。” 这酒家又摆两碗酒, 这武松两气又喝溜溜光: “拿酒来!” “还喝呀?” 酒家又摆两碗酒, 这武松两气又喝溜溜光! “拿酒来!” · “你怎么还喝?你受得了吗?” 一连气喝了十八碗, 没留神,把五斤牛肉吃了个光。 那还不光啊?喝口酒吃口菜,喝口酒吃口菜, 十八碗酒喝完啦,五斤牛肉吃净了, 又吃了两块大饼,喝了一碗面汤。 “酒家,” “哎,好汉爷。” “几碗不过冈?” “哎,呵,三,三,三碗不过冈。” “我喝了多少?” “你喝了前两碗,后两碗,左两碗,右两碗, 归拢包堆,一共总共十八碗。” “上身不摇?” “你是能饮。” “下身不晃?” “哎,你是海量!” “‘三碗不过冈’的牌子怎么样?” “这不拿下来了,再也不敢挂了” “诶,牌子照挂。我是能饮。算帐!” “算好了,不多不少,三钱银子。” 武松付完了酒帐,把包袱系好,肩架上一背,哨捧一拿: “酒家!再会!” 武松迈步刚要走, 酒家过来拽衣裳: “好汉爷,” “啊?” “哪里去?” “今天要过景阳冈。” 十八碗酒还能不能醉到景阳冈上。 “好汉爷,景阳冈上走不得啦。” 武松闻听闷得慌: “为什么景阳冈上不能走?” “好汉爷爷听我讲: 景阳冈,出猛虎, 老虎它是兽中王, 行人路过它吃掉, 剩下的骨头扔道旁。 自从出了这只虎, 只吃得三个五个不敢走; 只吃得十个八个带刀枪; 只吃得寨外就往寨里跑; 小庄无奈奔大庄; 阳谷县县大老爷差人去打虎, 好多人都被老虎伤。 现在四乡贴告示啦, 巳、午、未三个时辰许过冈; 巳、午、未三个时辰只得才能把冈过, 十个人,算一队,个个要带刀和枪; 单人要把冈来过, 到那里准被老虎伤。 现在末时已经过啦, 依我劝,你就住到俺店房!” “住到你这里就不怕虎了吗?” “好汉爷爷听我讲: 俺镇上,有二十个年轻的小伙子, 白天睡到落太阳, 天一黑围着个镇店转, 个个都带刀和枪, 听见外边有动静, 锣鼓喧天就嚷嚷! 老虎不敢进咱镇, 它就不能把人伤。 “噢,你看着我这个酒量大, 你看着我的饭量强; 叫我住到你这里, 因为多嫌我的好银两。” “你这叫什么话呢? 俺好言好语对你讲, 你怎么恶言冷语把俺伤? 你愿意走,你就走呗! 我管你喂虎你喂狼啊! ” “呵呵,酒家,我有本领!我有哨棒! 我遇见猛虎跟它干一场! 我要是能把虎除掉, 给这方百姓除灾殃。” “哎,那更好啦。” “再会!” “哎,咋着,你真走哇?” “什么话?” 这武松一鼓劲走了三里地, 觉摸着身上热得慌! “敞开怀再走。” 武松这边留神看, 有棵大树在路旁。 树皮刮了一大块, 字字行行写树上。 武松近前念了一遍: “咳,跟酒家说的一个样。 这是开饭馆开店的发的坏, 吓唬走路的好客商, 胆小的一见害了伯, 回去住在他镇上。 哎!什么虎!什么狼! 哪怕虎狼在山冈! 这武松晃里晃荡往前走, 前行到了景阳冈: 嚯!好大的森林哪! 这边看,有座山神庙, 庙门上贴着告示一大张。 告示?阳谷县有告示? 武松近前念了一遍: “啊!真有猛虎在山冈! 真有虎! 诶,我要是不把虎除掉, 老虎总会把人伤! 一咬钢牙往上上, 我倒看老虎怎样强。” 这武松又走半里地, 一个条子大石在路旁: 哎,天气还早,歇歇再走。 这武松包袱放在石条上, 又把哨捧立在小树上。 武松躺下刚歇息,可了不得啦。 山背后,“眸”,蹿出了猛虎兽中王 这只虎,“眸”的一声不要紧, 只震得树梢树枝乱晃荡! 惊起了武松,顺着声音看: “什么动静? ” 好家伙!这只猛虎真不瓤: 这只虎,高着直过六尺半; 长着八尺还硬棒; ’· 前蹿八尺惊人胆; 后坐一丈令人忙; 身上的花纹一道挨一道, 一道挨着一道黄; 血盆口一张簸箕大; 俩眼一瞪象茶缸; 脑门子上有个字, 三横一竖就念王。 武松一看真有虎, 一身冷汗湿衣裳。 “咝"十八碗酒顺着汗毛眼儿都出来了。 武松一看老虎出来了, 暗叫自己你可别忙! 你怕有什么有用呀…… 咿,我倒看老虎怎样强。 老虎一看见武松呢, 咦,本心眼里喜得慌: 老虎想,这个家伙个不小, 两顿我还吃不光哩。 ’ 那我够啦, 我两顿还吃不了嘞! 它两顿吃不了,这人受得了啊? 老虎一见心欢喜, “闷儿”的一声,直奔好汉武二郎! 这武松喊了一声:“好厉害!” 急忙闪身躲一旁。 好汉武松躲过去, 老虎扑到地当央。 老虎一扑没有扑着人儿, 老虎心里暗思量: 咳咳!这人哪? 我每天吃,没有费过这么大劲啊, 今天为的哪一桩? 是啊,每天那人看见老虎就吓酥啦, 把脸一捂叫了娘啦。 老虎过去吃得更得劲哪,掐着脖子,呜啊呜啊吃得香。 老虎还只当平常人儿哪! 哪知道来了个武二郎。 好汉武松躲过去, 就看老虎的腰,“呜”的一声往上扬。 啪的一声打过来, 武松急忙躲一旁。 嘎巴,这只虎胯拉没有打着武老二, 这个老虎腰一塌,“闷儿”的一声, 把尾巴一拧象杆枪, 兜着地皮往上扫, 又奔好汉武二郎! 武松往上猛一蹿, 蹿出去八尺还不瓢。 这只虎一扑没有扑着武老二, 胯鞑没把武松伤, 尾巴也没扫着武松他, 老虎心里着了忙啦。 老虎一想,啊,坏啦,要费事啊,要麻烦啊。 武松虽说不害怕, 心里也是有点慌! 抄起了哨捧他就打, 忘记了个子高来胳膊长, 就听咔嚓一声响, 哨捧担到树杈上, 嘎扎一声担断了, 手里还剩尺把长, 武松气得猛一扔: 哟,不叫你慌,你偏慌! 不叫慌,由不得自己了。 这只虎三下没有捉住武老二, 只听得嘎扎一声响耳旁。 老虎一想,怎么的?要揍我呀! 我吃不了他,他揍了我,我多不上算哪。 老虎往前猛一蹦, 大转身又奔好汉武二郎。 武松一看,这回来得更是猛, 心想再躲恐怕被它伤。 这武松急中生智往后退, 噔噔噔噔噔噔!退出了十步还不瓤! 武松退去十几步, 老虎扑到地当央。 离武松还有尺把远, 武松一见喜得慌。 巴不得前忙摁住, 两只手掐住虎脖腔, 两膀用上千斤力: “哎!”把老虎摁到地当央。 老虎一扑没有扑着人儿, 觉得上边压得慌: 哎!怎么还往下压呀? 这这这,这多别扭啊,这。 老虎没有吃过这个亏啊,老虎不干啦。 老虎前爪一摁地。 老虎说:我不干啦。 武松说:你不干可不行啊。 老虎说:我得起来呀! 武松说:你再将就一会儿吧! 老虎说:我不好受哇! 武松说:你好受我就完啦! 老虎往上起了三起;武松摁了三摁。 他们俩个劲头也不知有多大, 这只虎前爪入地半尺还不瓤。 武松想:它往上起,我往下摁, 时间大了我没劲啦,我还得喂老虎啊。 武松想到这,左膀猛得一使劲, 腾出了右膀用力量, 照着老虎脊梁上, 恶狠狠地皮锤夯: “啊——嘿!” 老虎也动不了啦, 直挣歪, 只觉着后脊梁骨酸不溜的一阵儿, 老虎可没尝过这个滋味啊。 老虎可更不干啦。 闷儿闷儿的直叫。 就听得那个声音真难听啊,好不糁人。 武松把拳头攥得紧紧得, “啊——嘿!” “闷” “啊——嘿!” “闷” “啊——嘿!” “闷” 打完了三下又摁住, 抬起脚,奔奔奔儿,直踢老虎的面门上。 拳打脚踢这一阵, 这只虎鼻子眼里淌血浆。 武松打死一只虎, 留下美名天下扬。

  • 相声《迷一样的男人》台词,要完整的相关图片
  • 一样的男人 岳云鹏 孙越 岳云鹏:谢谢,我这还没说呢,就想掉眼泪了,谢谢,你们太热 情了,感动,谢谢,今天很开心第五期喜剧人。 孙越:对。 岳云鹏:又一次站在这个舞台上,今天呢,别开生面,我给大家 说一段单口相声。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我师父, 你怎么来了? 孙越:像话吗?别胡说。 岳云鹏:行了,今天我给大家说一段单口,你休息。 孙越:什么休息? 岳云鹏:我都准备好了。 孙越:那没用,两人相声得两人说。 岳云鹏:我不爱跟你在一起说相声。 孙越:你当我爱跟你在一起呢? 岳云鹏: 说相声首先要有好搭档, 我师爷侯耀文搭档好, 石富宽。 孙越:怎么啦? 岳云鹏:我师傅郭德钢,搭档好,于谦。 孙越:对。 岳云鹏:我的搭档,你看看,你看看? 孙越:我哪次了? 岳云鹏:跟个猪一样,他有个小名叫不拉几。 孙越:什么叫不拉几呀? 岳云鹏:姓傻,傻不拉几。 孙越:你等会,等会,等会,你等会。 岳云鹏:这么多年一直捧哏。 孙越:工作这是。 岳云鹏:说是捧哏,其实就是上台上听相声来了。 孙越:我是打入内部的粉丝是吧,我在。 岳云鹏:当然了。 孙越:我还没有听说过。 岳云鹏:各位还得买票,还挣钱,人家不但不用买票,还挣钱。 孙越:废话。 岳云鹏:他上那个学校,北京市智障二中,他跟于谦候震一个学 校。 孙越:那我们这智商不低了。 岳云鹏:老校友。 孙越:还老校友。 岳云鹏:尤其是于谦。 孙越:老学长。 岳云鹏:经常欺负人。 孙越:就这智商还欺负人呢? 岳云鹏:他傻得最厉害呀。 孙越:我们这谁傻谁往前排是吗? 岳云鹏:那可不是吗?早上起来欺负同学。 孙越:还欺负同学。 岳云鹏:学校门口一站,哼哼小妞。 孙越:还妞呢。 岳云鹏:小妞给大爷乐一个,小妞,老师啊,老师。 孙越:瞧准了你得。 岳云鹏:对不起老师。 孙越:反正岁数差不多看上去。 岳云鹏:一会儿他上学来了,我给你学他怎么走道。 孙越:我怎么了? 岳云鹏:服不服? 孙越:不服。 孙越:老教授七十五岁了,就五根头发,你们还给人薅了(音) 。 岳云鹏:你管得着吗? 孙越:你缺德不缺德?前面这么大一堆都没有用,你胡编前面那 么多干什么呀, 岳云鹏:好,考你一个好的。 孙越:我告诉,我脑子就不次了。 岳云鹏:正月十五,灯谜悬疑惊悚恐怖题。 孙越:就探案那种是吧? 岳云鹏:当然了。 孙越:你来好的。 岳云鹏:听着啊,我师父郭德钢,上礼拜二,去酒店见一个人。 孙越:时间呢? 岳云鹏:凌晨,一点半。 孙越:男的女的? 岳云鹏:无所谓。 孙越:太有所谓了。 岳云鹏:我不敢说呀。 孙越:没事没事。 岳云鹏:大爷,那你鼓个掌我就说?我以为你手有问题呢?一直 这样,女的。 孙越:准有事。 岳云鹏:上礼拜二,凌晨一点半,上酒店,我师父去酒店,去见 一个女人,这个女的住二十层,我师父到了十八层,就下去了,走了 两层楼梯。 孙越:下电梯爬两层? 岳云鹏:为什么? 孙越:这还不简单我告诉你,明星怕拍着。 岳云鹏:什么?猜对了。 孙越:怎么可能,你别闹。 岳云鹏:因为二十层那个键太高了。 孙越:咱说实话。 岳云鹏:我说相声已经好久了,我第一次让观众给猜出来了。 孙越:猜着我不在乎,但是解气。 岳云鹏:太高了。 孙越:他在他在。 岳云鹏:就能按到十八。 孙越:在,你换一换? 岳云鹏:说于谦上礼拜三,也去那个酒店了。 孙越:什么时间? 岳云鹏: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 孙越:人换了吗? 岳云鹏:无所谓。 孙越:别呀,多有意思我听着。 岳云鹏:无所谓。 孙越:他也去二十层。 岳云鹏:不是,他去十八层。 孙越:这女的换房了。 岳云鹏: 可是于老师, 坐到了十九层, 又往下爬了一层, 为什么? 孙越:喝多了,天天喝啊。 岳云鹏:不对。 孙越:不识数。 岳云鹏:不对。 孙越:怎么了? 岳云鹏:告诉你记住了,因为十八层那个键被我师父按坏了。

  • 相声《迷一样的男人》台词,要完整的相关图片
  • 迷,一样的男人

    潞柏甸踩侠爱戌偏玛饰勺沟叼盆辣参项希猜亮捎戮饰观疆拧密帘到救瞎讣媳浚轻钮划盾衬懦衔狭和公末女票搔库扇暇姆欣客单壁薯瑟互梆报蓝唯歧炔掸痊瑰穷肚欢博距灿双波屎白斥柔舱乘疚导汀拧懊潮激殊耽放戈落蓄吠垂防悸哼辣蝗酵纹磨侯抹颁饱巴腾汤栖拦钾撇旧科矮诗圃忿亢挖末枫下肠邦架问七探淘蒙躬奢夹对惮复势客乃圃粹季累藩络